下學期的社課,有很多小小的練習是每一個社員講一個句子,然後句子接成一個故事,剛開始的時候,這個故事或許很奇怪,但是慢慢地就發展出自己的脈絡,故事從雜亂開始有了雛形,開始有了特殊的感覺。

 

我要多妮妲!!!!!!!!

 

兵長踩我;我踩兵長

 

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個冬天沒有下雪

 

錢能解決的困擾就不是困擾,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所以通常最大的問題和困擾,都是和沒錢有關的。

 

他的口袋只剩下一塊錢,即使這是個沒有下雪的冬天他的心卻寒冷無比。

 

他手中握著的那一塊錢,冰冷得如同利刃ㄧ般。

 

一切皆枉然

 

城牆外的世界會不會比較好呢?

 

其實也不是他說要走,只是沒有人說留下

 

如果是夢一般,那還真是不值一提的夢。

 

雪融了之後,鼻子耳朵之類的也會跟著掉下來吧?

 

 

 #完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