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蘿拉‧格林 Valora Green

Valora2.jpg

穿梭在如迷宮般無限延伸的庭園,法蘿拉企圖使她的煩惱在廣闊的空間裡顯得虛無渺小,卻忘了在那充滿她和哥哥之間美好回憶的地方,只會徒增她的憂思。

一隻穿著寶藍色綴有黑色蕾絲衣裳的蝴蝶飛過,法蘿拉出神地望著牠,或者說是望著牠行經的路線,卻不是因為牠的美──美的事物在王宮根本不足為奇,而是因為牠讓她想起小時候發生的事。

當時她和查爾斯十一歲,兩人手牽著手到庭園玩,有一隻蝴蝶就像剛才那樣在他們面前飛過。法蘿拉抬起頭等著看蝴蝶飛上天,卻什麼也沒看見,只看到哥哥緊握拳頭,得意地笑著。

「蝴蝶呢?」她困惑地問。

查爾斯鬆開手,那隻蝴蝶支離破碎的身軀躺在他的手心裡。法蘿拉記不得蝴蝶的花色,但她永遠記得牠慘不忍睹的死狀:碎掉的翅膀、斷裂的觸角、掉落的複眼與搖搖欲墜的頭部,她倒抽口氣。

「哥,為什麼要殺死蝴蝶?」

他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地回答:「呃,這個嘛……妳現在還小,不會懂的,不過不要學哥哥就是了。」

法蘿拉嘟起嘴抗議:「我沒有很小啊!我和哥哥一樣十一歲!」

「但妳仍然是我的妹妹啊!」

法蘿拉仍然不甘心,「那我為什麼不能學哥哥?」

「嗯……」查爾斯想了想,隨便掰出一個理由:「因為哥哥是男生,蘿拉是女生。」

「不公平!」

那一次,法蘿拉完全沒得到查爾斯認真的回答,不過那並不是最後一次。

法蘿拉偶爾也會聽見地下室傳來的哭喊。她從沒去過地下室,只有偷偷爬下樓梯窺伺過。因為太黑、太可怕了,而且總是瀰漫一股霉味。此外,那驚天動地的喊叫聲讓她深信地下室便是傳說中懲罰惡人的地獄。

然而,她卻看過哥哥進出地下室好幾次,不禁懷疑那些慘叫聲和哥哥有關係。十五歲那年,她親眼目睹查爾斯拿著染血的木棒從地下室走上來,不禁鼓起勇氣問他做了什麼,而查爾斯眼看紙包不住火,便全盤托出。

「如果我說妳現在還不懂的話,妳一定不能接受吧!」查爾斯自顧自乾笑著,「不過,我很怕講出來之後,會嚇到妳。」

法蘿拉搖搖頭,「我不怕。」

「好吧。」他把木棒舉到她面前,「這是犯人的血,我把他們打死了。」

法蘿拉瑟縮一下,「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他們是犯人啊!這些壞人如果沒有獲得應有的懲罰,可是會繼續做壞事的。」

法蘿拉木然地瞪著木棒,想像哥哥握著它打人的畫面,全身起雞皮疙瘩。「哥哥不害怕嗎?」

查爾斯摸摸她的頭,「沒什麼好怕的,那些壞蛋都死了。」

「可是不是有劊子手會做這些事嗎?為什麼哥哥要親手殺掉他們?」

「因為……」查爾斯低頭看著手裡的血,眼裡閃爍著法蘿拉無法理解的光芒,「因為,哥哥喜歡做這些事。」

「哥哥喜歡殺人?」法蘿拉驚恐地問。

查爾斯吸口氣,極其嚴肅地迎向法蘿拉不安的目光,雙手堅定地放在她肩上:「蘿拉,哥哥是不得已的,妳懂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正義。我是國王,我有義務讓那些惡人得到他們理應受到的懲罰。」

法蘿拉不發一語,只是繼續皺著眉頭,但查爾斯繼續說:「哥哥所做的一切更是為了妳,我絕對不要妳受到任何傷害。」他伸出手等待法蘿拉的回應。

法蘿拉遲疑著,她已經搞不清楚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到底是照顧她、疼愛她的好哥哥,還是殘酷的行刑者?查爾斯橄欖綠的眼眸在等待中越發急切,對他來說,法蘿拉的答案是多麼重要。

──不管做了什麼,哥哥永遠都是哥哥吧!法蘿拉說服自己。但與其說是查爾斯的誠懇感動了她,不如說是人們多半傾向去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事。

──法蘿拉‧格林,妳真是傻得可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藻文藝社 的頭像
文藻文藝社

片段驚鴻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