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about us...
◎最new! 最in!的活動消息、社團動態,盡在官方Facebook粉絲專頁:【文藻外語大學文學藝術創作研究社 Wenzao Literature Creation And Study Association】 ◎合作及活動邀約、資訊及問題詢問,請來信至wzliterature@outlook.com (我們假日亦辦公!)

目前分類:小說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喔喔喔這是之前的網遊背景故事創作呢~~

看起來像是個很好玩的遊戲耶好想玩啊!

一起來看看到底是怎樣的背景設定吧!!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挑高的大理石大廳裡,寬敞明亮。

歌舞昇平,若不仔細看,你會懷疑是哈比人的盛大晚宴。

不然,他們都只是孩子,小到不知道要害怕,或者是害怕到不知該作何反應。花玻璃窗外一片漆黑,但,盡管他們再怎麼興奮歌唱,大雨還是不斷地傾下,劃過天空的閃電,猶如深藍負片,懸崖的影子就像突然裂開那般,在光影下顯得鬼魅。 

這崖上的宅邸猶如山頂的明珠。

「小朋友我們來敬個禮。握握手呀,來猜拳!」臺上穿著洋紅色禮服的女孩,用她陶醉於這片風景裡的聲音唱著。交響樂團的大調跟著響起,所有人都浸淫在這片歡愉,台上的歌者、交響樂團的演奏員。 

他們也許不到十歲,帶著一種故作的稚嫩,臉上掛起虛無飄渺的微笑,彷彿正迎接著他們的桑榆暮景。要是局外人的話都會覺得詭譎的,可惜一來了就不是局外人了,沒有人能離開已出發的渡輪,沒人能脫離已出發的雲霄飛車。 

窗外的雷雨交加一點都不可怕吧,相較於這淒涼的殘風夜景而言,一點都不可怕......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星期四社課大家故事接龍的短篇懸疑小說,故事的最後都是神展開結局......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凜櫻&研

愛過是種回憶&雨季 

 

 

你曾與我約定好的那個承諾,何時才可以實現呢

 

        去年夏天,剛滿十八歲的我高興極了。只是十八年的一段歲月,感覺像過了好幾個世紀才終於成人,從出生開始慢慢地過每一天,終於讓我等到了這個令人欣喜的大日子。

 

  而這次的生日和以往一樣,有蛋糕、蠟燭、禮物、生日歌還有家人朋友的祝福,唯獨不一樣的是,有了你這位男朋友。

 

  十八歲這一天有你陪伴、你為我精心準備的禮物,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當時你送我的戒指,雖然不是好幾克拉的鑽戒,只是路邊攤隨處可見的便宜貨,但對我來說,你給的誓言和心意才是我最想要的。

 

  自從那天你幫我戴上戒指時,世界突然變得一片彩色,光芒不斷地閃爍著,當下我的內心裡就認定了你是我一生中要一起白頭偕老的情人,無論天涯海角,我都會和你在一起。不管發生什麼事,我也會和你攜手面對那些接踵而來的風雨。

 

        想一想,我之所以會喜歡你,或許是被你的幽默給吸引吧?交往後,我發現自己又比以前更喜歡你了。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唉唉,最後一發短篇小說豋場!!

歡迎NANAMI學!

********************以下正文******************

 

 

  因為工作的關係你總是南北兩頭跑,跑業務的上班族最好的朋友永遠是迅速安全又有效率的高鐵。

 

  業績的上升跟主管的讚賞你的事業越來越順利,接的案子越來越多,搭乘高鐵對你而言變成搭捷運一般的稀鬆平常了。

 

  你總是喜歡選擇靠窗的位子,塞上耳機,聽著喜歡的歌曲,看著窗外流逝的景色,偶而配上一杯在搭車前買的香草密斯朵||他時常抱怨這那種甜死人充滿奶的咖啡有什麼好喝的?想像他的苦瓜臉,你忍不住的微笑。

 「喏、筷子給你,小心點啊!」歌曲切換之間的空白空檔,一聲溫暖而小聲的叮嚀傳入你耳裡。

   轉頭,你發現身旁的三人座那坐了一對老夫婦。

   一頭雪花般白髮的老婆婆將木筷子從精細收好的餐具布裡抽出遞給隔壁的老伴,跟身邊看起來身體還很健朗的老婆婆不同,老爺爺帶著笨重的老式眼鏡,右手遲緩的握住筷子,看似有點肌肉萎縮的老爺爺,努力的想利用筷子挖起一口便當的糙米飯,老婆婆在一旁用擔心的眼光注視另一半;對方雖然花了一點時間,卻還是順利的將一口飯送入嘴裡了,老婆婆安心的放鬆,而老爺爺笑了,右手用筷子挖了一口飯,他將飯往老婆婆嘴裡送。

  雖然害臊,不過老婆婆還是乖乖將那口飯吃掉了。好吃嗎?你聽到老爺爺用他沙啞乾燥的聲音這麼問。

  不等老婆婆回應,你看到那雙笑盈盈的雙眼就懂了。

  「あなた以上の人が居たとしても、あ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すのでしょう……」別過頭留給老夫婦自己的空間,窗外滿朵雲的天空稍微橙了些,耳機裡流出的音樂是你最喜歡的曲子,你喜歡主唱溫柔的聲音,還有那些令你感動的詞。

  這就是幸福吧,你想。

  能跟心愛的人長相廝守,不管到了幾歲總是這麼甜蜜。

  你想起你曾問過他什麼是幸福,還有你們是否會過得幸福快樂?童話結局不是到最後都是幸福快樂嗎?那所謂的幸福快樂,又到底是什麼?

  他一如往常的皺起眉頭,要你別想這麼多,這是他逃避他所不會的問題時會採取的方式。而你堅持要問,將他手中令他分心的啤酒搶過,執意要聽他的回答。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幸福快樂是不可能同存在的。

   你說不懂,他問了你:你跟他在一起時總是快樂嗎?

   回想起你們之間發生的種種,兩情相悅的開心、第一次約會的害羞、他得到第一份正職你們兩個的興奮,一起找房子的經驗──除了這些快樂愉快的回憶以外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爭執跟吵架,意見溝通的不合、誤會產生的不愉快、曾經兩人關係鬧到差點分手,你曾經因為他的敷衍;他也因為你的任性不滿過。

  是不太快樂,老實的回答。他瞪了你一眼,你像惡作劇得逞似的小孩笑了出來,拉開手中鋁罐的拉環,將啤酒遞給他──

   但是我一直都很幸福,你說。

 

  列車緩緩駛入車站,你急忙趕下車,順著那群朝手扶提口前進的乘客們走,坐在身邊那對老夫婦早已消失於吵雜的人聲中,你一邊掛念那對夫婦的幸福模樣,一邊將車票從口袋裡掏出,刷票出站。

  看到人群中那熟悉的身影,你知道他來接你了。往他那裡走去,你藏不住從心頭擴散的笑意。

   就算每次都嫌公司離車站遠,但還是每次都依時來接你的他令你開心。

   你內心笑他的嘴硬,也迷戀有人等待你的滋味。

   他看到你打了聲招呼,而你手中的咖啡杯讓他眉毛又糾結了,你騙他是濃縮咖啡要他喝一口,一聞到那濃郁的香草甜他促起眉頭,將那杯剩一半的咖啡從你手中抽走。

  他要你別老是喝這麼甜對身體不好,加上你又時常忘記睡前刷牙!

  「所以要你提醒啊!」笑嘻嘻的耍賴,他無奈的撇了你一眼,將你手上那些只要是出差時就會帶回家的大包小包接過,牽起你的手,你們往車站出口走。

  離開時你隱約看到那對老夫婦在車站人來人往的出口一角,而下一秒你又看到一對年輕的情侶似乎在吵架,旁邊是個年輕母親帶著小孩要趕著坐車,車站大落地窗那有一群高中生聚集在會倒影的玻璃前練舞;車站總是聚集著各種人各種心情,快樂的、匆忙的、愉快的、難受的,這些情緒混雜在一起,就好像個小型人生的縮影。

  看這他們,你了解了。

  是啊,幸福快樂根本不可能同時存在。 

  能在工作之餘享受片刻偷來的寧靜,喝著自己喜歡的飲料、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回家時有個愛你的人等著你。不管人生是快樂還是難過,只要結局是幸福的,那我也甘之如飴──這麼想著,你悄悄的笑了,仰頭看所愛的他的側臉,你握緊手中那隻手,跟上他的腳步。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發 短篇小說~~

由我們的社長大大─夜晝當壓軸:)

日後會不定期更新,請有興趣的客倌一定要來喔:)))

******************以下正文***********************

 

 

 

  床頭櫃上的鬧鐘無賴的大吼大叫大吵大鬧,而我選擇對它聞而不見。只因它提醒我,又是一個清晨。

 

 

  光裸的肌膚親吻空氣的觸感,三分冷涼。站在連身鏡前,看紅花石蒜在我背後張狂,然後白色襯身眼去了它豔麗的光華,和那不只百年孤寂的名曼珠沙華。

 

  拿起躺在矮櫃上的領帶,繫上。對鏡理著凌亂的頭髮,已經顯得有點太長了。卻不想理會它,或許……我會再留長它。工作桌上的黑色手套,包裹住冷涼的指間,深棕色的長風衣,包覆我的身體,放在帽架上的暗紅色貝雷帽,是我今天選擇的配件。

 

 

  雨水的灰色滲透程式的每個角落,世界,從內部腐敗崩離。

 

  灰色的街道,灰色的電線桿,灰色的焚化爐,灰色的流浪狗,連曾經蒼翠的行道樹,也被刻劃上腐敗的痕跡。

 

 

  而我呼吸這這樣腐敗的空氣,在這個灰色的世界存活。

 

  在這座灰色牢籠裡行走,只為了去見你。為了見你,我又碰觸到這個世界,這個我不想再有任何關聯接觸的世界。

 

  曾經熟悉的街景,一如往昔。

 

  變的是我,我知道。回不到過去的,是我。曾經深愛著這個世界的我,已經死亡腐敗,剩餘的,只是殘破不堪的軀殼,如行屍走肉在這世間彌留。

 

 

  我和你相遇的那間咖啡廳,老位置仍空著。

 

  我走到定點坐下,如呼吸般理所當然。他穿過車水馬龍的街,佔據了我的視野,像以往那般。

 

  我坐在玻璃櫥窗裡看你,也看見她,你身邊的那個女孩。她很甜美,很可愛,她的唇蜜是橘子的橙色,像她給人的感覺。很適合你的一個女孩。

 

 

  「好久不見了。」你朝我走來,此情此景,恍如昨日熟悉。

 

 

  「是啊,好久不見。她是個好女孩,很適合你。」

 

  只是,人事全非,景如昨。

 

 

  「或許,這輩子不會再遇到比你更懂我的人。」

 

 

  「可惜,不是適合陪你走到最後的人。」我不住失笑。

 

 

  或許,不知道該怎麼哭,所以才笑了。或許,是因為已經不在意了,所以才笑了。或許,是因為覺得可惜了,所以才笑了。

 

 

  「沒辦法,誰要緣分不夠。」

 

 

  沉默卻不寂寞,是我們多年來的默契。而如今也不會改變。

 

 

  時光的沙漏不曾停留,總是情薄,我們來了又走……

 

 

  「還要趕飛機,我先走了。有空來看看我們,你會很喜歡她的。」

 

 

  「嗯,我會的。」原來,已經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原來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接受。

 

 

  回到屬於我的小天地,怎地突然覺得好陌生?這真的是我的家嗎?鏡中的人真的是我嗎?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眼光流轉,才發現在我的生命中,你留下太多走過的印記。

 

  角落忘了帶走的吉他,和空衣櫥裡受了潮而發出淡薄氣味的臭襪子,是你曾經存在我生命中的證據。寫給我的那首情歌,你說那是你最用心的得意作品;銀行儲金簿的密碼,是我們生日相乘的結果,還有一起去看足球賽時回程在運動用品店一時衝動買下的紀念版足球,也還安安靜靜的待在角落裡,紀念我們的回憶。

 

 

  對了,看球賽時你總喜歡帶上一杯你最愛的珍珠奶茶和幾個沾滿潔白糖霜的甜甜圈,而我也會拿著我最喜歡的可麗餅,享受眼前的比賽。

 

 

  吶,怎麼想起這些,我的心情卻像是你最愛的甜點,淡甜?無奈、惆悵和傷心,竟是風化了。

 

 

  我和你,「愛」這個字從曾經的動詞變質,現在它只是一個平凡的名詞。

 

 

  而身為回憶及雜物主人的你,已經和她到了那個日不落的國度,英國。

 

 

  「或許,我會到我夢想中的熱帶雨林走走。」在給你的明信片最後,我寫上。

 

 

  我,終於能笑著看那片灰色的天空。

 

 

  雨後,天邊出現一抹彩虹。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