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熟悉吹奏魔笛的技巧,魔笛能為你做任何事。」

  這是章節的開頭,而它馬上引起帕絲芬戴的興趣。
  任何事嗎?她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一抹邪惡。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歐伊吃力地從搖椅站起來,以緩慢的速度走向大門。
  門一開,她立刻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可怕的黃牙齒,「是妳啊,親愛的。」
  站在門外的是王國裡有名的採花者菲西斯。她不但了解各種植物,能把植物運用在醫療或魔法上,還是個勇者──無論是像在聖母峰還是撒哈拉沙漠那種嚴酷環境下生長的植物,她都有辦法拿到手。尤其當王國受到詛咒後,翁內麗蘇司花漸漸消失了,菲西斯成為歐伊取得這種花的唯一管道。
  「我給妳帶來了翁內麗蘇司花。」她從七彩的手提包裡拿出一束翁內麗蘇司花,是淺灰和淺黃色的,羽毛般的花瓣像是隨時都會飛走般。
  歐伊的臉卻瞬間垮下來,「妳怎麼給我帶這兩種顏色來?我要的是淺藍和淺紫啊!」
  菲西斯一頭霧水,「不,妳跟我說妳要的是淺灰和淺黃,親愛的。」
  「我沒有這麼說!」歐伊開始歇斯底里,原本就不甚討人喜歡的戽斗在這時顯得更加咄咄逼人,「我每次都跟妳訂紫色和藍色,妳怎麼會忘記呢?」
  她激烈的反應嚇到菲西斯,但對帕絲芬戴而言卻已是家常便飯。不知從何時開始,歐伊變得很神經質。她會忘記自己說過什麼,等到別人糾正她時就矢口否認,而菲西斯就是這個變化的受害者,因為帕絲芬戴很確定歐伊真的訂了淺灰和淺黃的花。不但如此,歐伊原本五音不全的「吹笛手之歌」更加荒腔走板,有時還伴隨著殺雞般的慘叫或碗盤碎裂聲。且她動不動就大發脾氣,甚至出手打人,還常常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傻笑。
  帕絲芬戴知道她瘋了,就像王國的其他人一樣。
    自從二十多年前那場如夢般的災難,帕拉迪斯王國的每個人都像是時間停止一般,不會再生長。
  看不見任何改變。
  看不見時間流逝。
  就像走在永無止境的沙漠上,四周都是相同的景色,前進了多少?不知道。還有多遠?不知道。
  如同流沙的茫然緩緩淹過腳底、膝蓋,然後是腰、胸、肩膀,最後沉默地滅頂。
  直到現在帕絲芬戴還記得很清楚,那個謎一樣的少女,及腰長髮飄逸在身後,她似笑非笑地將手一擺,如海潮般的老鼠便蜂擁而至。所有大人、小孩都被兇猛的老鼠咬了一口,但奇異的是咬了人的老鼠就如同煙一般,隨著少女的身影,黯淡然後消散。被咬的人也只是感覺到一剎那的痛,接著跟沒事人一樣。
  當時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將是一場災難的開端。
  三年過去了,小孩沒有長高;五年過去了,少年沒有變得成熟;十年過去了,老人卻一點變化也沒有。
  剛開始居民們開心自己擁有長生不死的生命,接著漸漸枯槁、絕望。
  也許哪天,她自己也會跟著走入充滿野獸的森林結束生命,但那對她來說還太遠了。
  因為在那之前,她必須先殺了歐伊──那個瘋婆子。而且她知道她的目標就快達成了。
  闔上皮革製的封面,從今往後再也不需要這本書了。她已經會吹裡面所有曲子,這花了她二十年的時間。現在她只需要一個恰當的時機使用魔法,就可以殺死歐伊。

 


 

 

看似純真的帕絲芬戴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敬請期待5/4(一)~5/8(五)在文藻學生活動中心的展出喔!

 

所有精彩內容都在小說裡,等你親自參與我們的「故事」!也麻煩辛苦看到這裡的各位幫我們填寫印量調查表喔~

 文學藝術創作研究社第四屆成果展作品《尋.待》印量調查

文藝社第四屆成果展《尋》    歡迎你,和我們一起踏上這場奇妙旅程!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