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你是常和她走在一起的小夥子。真大膽啊,她外婆可是我們當地最敬重的女巫……
  「她是那個有名巫醫的孫女吧?但聽說學術不精,真是對不起她的家族……

  憑藉汐親切的態度,很快打聽到許多有關少女的事。回答他的居民會先敬畏地提起她的外婆──一位德高望重、相當出名的巫醫。同時也確認了她的家是那間船屋。但他們提起,卻是不屑地評論。

  汐回到露宿的地方後,一直思考縈繞心頭的疑問。她為什麼不想學巫術呢?她和外婆發生了什麼事嗎?要怎樣才能讓她完成心願?
  「啊──我搞不懂啦!」汐抱頭大喊。
  一切都等她回來再談吧。一定要跟她好好道歉。
  但到隔天早上,她還是沒有回來。
  又多等半天,不知道她是否會留在那個船屋裡?是不是還在生氣?他決定去逛逛。

  汐冒雨在島上四處閒晃,每處都有他與少女相處的回憶,他心煩意亂,最終決定去找她。
  到船屋前,汐整理儀容,深吸口氣才敲門。
  「進來吧。」一個平靜聲音回應。
  汐推開竹門。
  屋內擺著神祕的木雕,牆上裝飾品有著古老傳統的花紋。
  一位神態莊重的婦人,銀絲整齊地盤起,在房間中心的木椅坐著,眼神毫無波瀾。
  汐有點緊張,他盡量保持禮貌:「您、您好,我是她的朋友,我的名字叫汐。請問……她在家嗎?」
  「你慢了一步,她已經離開了。」不顯老態的婦人,聲音平板地回答。
  「離開了?我還以為她會待在這裡。那請問……她去哪裡了?」
  「她去找你。」
  「找我?怎麼會……我以為她還在生氣。」汐搔頭,沒想到會得到這種回覆。「……外婆?我這麼稱呼您可以嗎?謝謝您。」
  「這稱呼……算了。沒有必要道謝。」婦人眉角抽動了下,「你還會回來找我的,做足準備再來吧。」
  汐想,這是要他準備禮物來訪?他還是太不懂禮節了。
  「不好意思,我還想請問您,您和她處得好嗎?」汐想了想,又問。
  「沒有好或不好,她就是那副德性。你該去找她了。」聲音依舊沒有起伏。
  「好的,我走了,謝謝您,我下次拜訪會帶禮物的!」汐朝婦人敬禮,便出了船屋。
  「哼……禮物嗎?」婦人意味不明地目送走汐,感覺荒謬。

  雨仍在下,彷彿永遠不會停止。汐出船屋後便全力奔回紮營地,如婦人所言,少女就在那裡等他。
  他看見少女臉色有些蒼白地淋著雨。
  「你回來了……
  汐將她拉到可以蔽雨的地方,滿臉歉意地開口:「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和妳吵架的。」
  少女卻沒有反應。汐以為她還在生氣,想開口說什麼,心中卻有不好的預感。
  「妳……怎麼了?」汐的聲音顫抖,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汐激動地問著。
  淋了整天雨,汐到現在才感覺到徹骨的寒冷。

 


 

 汐能否打動她的心,說出心裡話?敬請期待5/4(一)~5/8(五)在文藻學生活動中心的展出喔!

 

所有精彩內容都在小說裡,等你親自參與我們的「故事」!也麻煩辛苦看到這裡的各位幫我們填寫印量調查表喔~ 

 文學藝術創作研究社第四屆成果展作品《尋.待》印量調查

文藝社第四屆成果展《尋》    歡迎你,和我們一起踏上這場奇妙旅程!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