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漫天火光。
  一切付之一炬,王城、生命、過去都沒了,猶如洗白的畫布,不管是幸三、逢生或修宇自己。他常想,當初決定是否正確,還是該讓他們兄妹和父母一起離開?每當冒出這種想法,修宇又立刻否定自己。再來一次,我還是會把幸三帶出來,這是無庸置疑的。
  對他而言,幸三就像弟弟一樣。

  在幸三記憶裡,從小修宇就陪在他身邊。身為王國護衛隊成員,教幸三武術、陪他念書,一切歷歷在目;可不管怎麼想,他都想不起那天早上之後的記憶。
  那天,王國頃刻間化為烏有。幸好修宇及時相救,但他們的父母卻雙雙葬身其中。
  逢生的記憶也是停在那天早上──在去圖書室之前。那時她七歲,能記得的東西有限,儘管兄妹努力回想,但對父母的記憶業已模糊。
  不管再怎麼想,都拼湊不出那天;但她和哥哥一樣,都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往事,就讓它過去吧。

  一天,逢生病得很重,連說話都有困難。她在門口等著二人回家,看到人影時,她開心揮手,卻只見幸三。
  「逢生,天氣很冷,妳先進去!」看到妹妹在門外吹風,幸三心疼地大喊。
  進到屋裡後,他把背包放下:「逢生,妳有好一點嗎?」他邊說邊從背包拿出幾本書,「來,這些給妳。」
  逢生指著喉嚨,表示發不出聲音。她接過書,對哥哥微微一笑,但又像想起了什麼,望向門外。
  「對了,修宇哥好像看到獵物會晚點回來。我先去做飯,妳好好休息。」說完幸三就進廚房去了。
  逢生坐在凳子上,拿起書一本本瀏覽封面,目光最終停在其中一本。
  「咦?」逢生疑惑,這本書好像在哪看過?她慢慢翻開書頁,是古文字。
  ──我看得懂?
  雖然困惑,但她還是在心裡唸起書的內容:
  『炙生,我國開國之神,其能力所向披靡,凡見過者,無一倖免。炙生乃毀滅力量之神,召喚其出來,必要付出相對代價……召喚方法是……
  就在逢生將看到如何召喚出炙生神時,突然看見一道陰影在她身邊:「在看什麼書?」
  她嚇了一跳,抬頭,修宇回來了,但是他的臉色很奇怪,像是極力克制住什麼情緒。
  逢生慌忙搖著頭。
  「這本書,妳不應該看。」修宇語氣冷漠,一字一句擠出牙縫,並伸手抽走了書,「回妳房間去。」
  逢生白皙的臉頰因為害怕變得更加慘白。修宇將書塞進大衣裡,別過頭,好像在思索什麼,又像要說些什麼;但他轉身時,已經恢復成平常面無表情的臉:「去幫妳哥哥的忙。」
  逢生點頭後快步走向廚房,她並沒有告訴幸三,只是安靜地幫忙做飯;而修宇也沒再說什麼,兩人懷著各自的秘密吃了一頓氣氛詭異的晚餐。
  過幾天,修宇要進城換取日用品,幸三詢問需不需要一同前往,修宇只是搖搖頭,說他傍晚回來,兄妹倆揮手跟修宇道別。
  沒想到,修宇這一離開,再也沒回來。

 


 

 

保護著兄妹倆的修宇為何要離開?敬請期待5/4(一)~5/8(五)在文藻學生活動中心的展出喔!

 

所有精彩內容都在小說裡,等你親自參與我們的「故事」!也麻煩辛苦看到這裡的各位幫我們填寫印量調查表喔~

 

 文學藝術創作研究社第四屆成果展作品《尋.待》印量調查

 

文藝社第四屆成果展《尋》    歡迎你,和我們一起踏上這場奇妙旅程!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