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驕傲,全是為了掩飾那份無力與自卑;頑皮,只是想在百無聊賴的生活中增添一點樂趣;至於欺負村民,則為抒發自己。
  對現在的她而言,傷害他人以取樂,竟是如此幼稚與可笑。
  如今她理解,村民們的隨遇而安,是懂得順從天生的限制、接受命運的安排,也是種勇於面對現實的表現。
  她好像開始能理解愛的本質了。

  願意替他人著想、付出,甚至犧牲自己所擁有的,不一定代表愛,卻是考驗愛一個人的方式。
  而她選擇用自己的雙眼,來上這寶貴的一課。不再能看見實際的事物,卻能更清楚感受到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情感。
  雙眼的痛楚仍未消逝,它是如此深刻烙印在靈魂裡,如影隨形時刻提醒著。隨著時間過去,她更加了解愛人的道理,內心不再受到束縛,獲得了自由。
  那人的到來,不僅喚醒這沉眠已久的島嶼,也悄悄喚醒她那顆不懂如何愛人的心。讓她開始試著卸下自己堅硬的武裝,打開層層包裹的內心。
  如果沒辦法真正接納自己,那麼在學習愛人時必定困難重重;正因為從沒被疼愛過,所以也不曉得怎麼去愛。
  愛是能力,同樣也需要學習。愛有各種形式,美好的愛都很相似,不幸的愛卻不同。
  她知道,改變自己的人,必會成為另一雙眼,領她看見世界上的美景;他可以走遍天涯,再告訴她所有世界角落發生的有趣故事。
  這是開始,伊普索兒知道她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此時她能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喜悅,滿溢在心頭。

  * * *

  「那……一定要回來。不准忘了你答應要帶我離開這裡;不准忘了你答應要帶我到船上吹海風,那都是你說的喔……」伊普索兒摀著臉。
  不斷提起少年所說過的承諾,彷彿多說一些,就能讓他們之間的聯繫更為緊密。
  他環抱著伊普索兒,釋放那近乎崩潰的情緒。少年的淚刺痛她的內心,每滴都包含了不捨與無奈,而伊普索兒又何嘗不為此心碎哀慟?
  少年的傷悲令伊普索兒糾結,從他支離破碎的話語中,彷彿聽到了心碎的聲音,她卻只能靜靜抱著少年,撫慰他的傷痛。伊普索兒告訴自己要堅強,然而對她而言最痛的是,少年即將離開的事實。
  雨淒美了離別,多希望悲傷也能隨之洗去,任性地想把少年留住,只因再也不想獨自去面對,想要與之走過往後的日子。

  少女一直都知道,她與他的結局,不會是快樂的。
  她永遠忘不了,他離開的那天。

 


 

 

伊普索兒心繫的少年究竟是誰?敬請期待5/4(一)~5/8(五)在文藻學生活動中心的展出喔!

 

所有精彩內容都在小說裡,等你親自參與我們的「故事」!也麻煩辛苦看到這裡的各位幫我們填寫印量調查表喔~

 

 文學藝術創作研究社第四屆成果展作品《尋.待》印量調查

 

文藝社第四屆成果展《尋》    歡迎你,和我們一起踏上這場奇妙旅程!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