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交際之時,正是出遊的好時節。

漫步於蔥蘢蓊鬱的樹林,入眼盡是蒼翠。柳玥閉上雙眼,享受此刻的靜謐,一陣清風拂過,長髮曼鬋,艷陸麗些。烏髮云髻上,配戴著日前五皇子差人送來的琉璃髮簪,仔細一看,簪頭一朵凌霜傲雪的梅花含苞待放,不浮華,樸質典雅,別具一格。

倏地,後方傳來的陣陣馬蹄聲打斷了她難得的好興致。不用回頭,她便知來者為何人。

果不其然,是五皇子。

「上來吧!」

楊子宸伸出手,示意柳玥上馬。

「臣女豈敢勞煩五皇子,自己走過去便好。」

「本皇子載妳過去,免得還要在前方等妳。還是說……妳不敢騎馬?」

「不敢騎馬?臣女的騎術可了得了!要不是愛駒恰好受傷,不然定和殿下比上幾回。」

「好!這可是妳說的。待妳愛駒康復,我們就來分個高下!」

「一言為定!」

柳玥老實地躍上馬背。

「駕!」

楊子宸揮鞭策馬,柳玥感到他那厚實的胸膛傳來的陣陣暖意,讓她回想起第一次父親教他騎馬的情景,不禁莞爾一笑。

 

很快地,他們穿過樹林,來到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楊子宸稍微將馬繩向後緊拉,而馬兒也順從地減緩了奔馳的速度。

「牠叫什麼名字?」柳玥問道。

「嵐。是父皇贈予的生辰禮物。」

「牠好似很聽你的話。」

「嗯。畢竟嵐跟著本皇子已有數年了。」

楊子宸溫柔地撫著嵐,柳玥從沒見過他如此柔和的神情。

「不過,妳與嵐也挺有緣的。照理說,牠是不讓陌生人碰觸牠的。」

「所以殿下方才是想看臣女笑話?」

「隨妳做想。」

柳玥有些無奈,在她身後的這位無聊男子真的是想爭奪皇位的五皇子嗎?

 

他們又往前騎了些,楊子宸從身後拿出弓與箭,問道:「會射箭嗎?」

「不會。」

「本皇子教妳吧,本皇子喜歡會使弓箭的女孩。」

柳玥還來不及拒絕,雙手已被楊子宸緊握。

「騎射騎射,既然妳會騎,怎能不會射?」

語畢,便將柳玥的手臂上舉,箭頭瞄準天邊成群飛過的大鵰,拉滿弓,柳玥能從背後感受到他的呼吸節奏,一吸一吐間透露著無比專注。

「專心看著前方。一旦瞄準獵物,就別猶豫。」

只聽「嗖」的一聲,一箭雙雕。

「如何?本皇子的箭術妳還滿意嗎?」

驚訝之餘,柳玥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好箭術。

「還不賴。」

「那可真是本皇子的榮幸啊。既然如此,要不妳試試?」

「臣女怎能拉動殿下的弓呢?」

「放心,本皇子早就料想到這個狀況,特地為妳準備了把適合的弓了。」

柳玥從楊子宸手中接過繁弱1[p1] 。試拉一次,不管是重量、拉力、手感都是絕佳。

他們將馬騎向前方另一片樹林。

「瞧,那邊有頭鹿,要不把它當作妳的第一個獵物?」

楊子宸在柳玥耳邊輕聲說道。

「安靜!」

敞開雙臂,拉滿弓,鎖定獵物後沒有絲毫的猶豫。

嗖──

原本安靜低頭吃草的鹿,一聽到動靜便敏銳地逃開。

「駕!」

柳玥從楊子宸手中搶過韁繩。

「妳……」

「閉嘴!我定要追到那頭鹿!」

他們穿梭在樹林間,不久,那頭鹿已逃得不見蹤影,柳玥也只好作罷,將韁繩交予楊子宸的手中。他們最終越過樹林,停在一座湖前。

「終於到了。」

 

放眼望去,湖水與山嵐相襯相映,白雲隱隱,綠水依依,日暖風和如閬苑。湖邊停靠著一葉扁舟,楊子宸領著柳玥踏上船落座,船身輕輕搖晃,別有一番詩意。

方才的追擊使柳玥感到有些疲憊,她輕倚在船舷休息,任由寬大的衣袖末端浸入平靜無波的水面,模樣十分慵懶。漸漸地,柳玥感到一陣倦意襲來,意識逐漸模糊,彷彿沉到水裡似的。

 

「妳要睡到幾時啊?」

柳玥驚醒,發現四周已一片漆黑。

「為何不叫醒我?」

「噓!往上看。」

柳玥抬頭,忍不住倒抽一口氣。濃稠墨色的夜空滿天繁星點綴,好似夜之仙子打碎璀璨寶石,灑落於沉寂的夜色,為這黑暗世界添上幾分溫暖。

「這可是本皇子第一次帶外人來這,還不謝過本皇子!」

「是是是!臣女謝五皇子恩賜。」

今日的出遊,在兩人的笑聲中結束。他們更加認識了彼此,也在彼此心中深深烙下永生難忘的回憶。


 [p1]1 古代的良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藻文藝社 的頭像
文藻文藝社

片段驚鴻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