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女兒和女婿搬到小鎮沒多久,他馬上發現了那家店。

它位於小鎮角落一個不起眼的轉角,如果你運氣好,可能有機會注意到那間沒有招牌,卻莫名吸引人的店鋪;又如果你有足夠勇氣開門,進入那種不知是否在營業的店,將會讚嘆內部精緻裝潢與時間靜止般的寧靜;甚至若你夠幸運,找到一件讓你鍾情的古董,平常對經營不怎麼熱衷的老闆又一時興起,或許就能聽到鮮為人知的真實故事、某段依附在古董上的回憶……

他推開木門,二十幾坪大的空間在眼前展開,店內擺設商品眾多卻無雜亂無章之感。像是受到某種無形力量牽引,不自覺落目於放在窗邊櫃子的老相機,他覺得自己應該看過它。是的,印象中年輕時常常有人拿著它拍照。

幾乎與自己同齡的古董靜靜躺在窗邊,午後陽光透過玻璃照入,飄散四周的灰塵閃閃發光,細小光點旋轉、落下。金屬鏡頭反射熠熠光澤,黑色皮革部分磨損得有點嚴重,露出些許肉色,似乎還有泡過水的痕跡……?

即使如此仍無損它的美:歷經過大風大浪、沉澱於時間之流的穩重。

「那是康泰克斯二型。」宛如回答他的疑問,清亮卻幽若深潭的嗓音自後方悠悠響起,「德國蔡司公司生產的旁軸相機,一九三六年上市。」

回頭,方才在櫃檯看書的老闆已移步至身後,他感慨回道,「真令人懷念啊……」

店內光線不算明亮,年輕人黑髮下的棕眸似笑非笑,有著不屬於自身年齡的深沉,緩緩開口,「老相機有它的靈氣,曾經的主人一定都不簡單,見過的世面比我們多太多了。所以……」

「不是我在找它,而是它在找我。」他順勢接話,自然得自己都有點嚇一跳。

「是的。」老闆笑得更深,「一切都要看緣份……」

 

 

今天夏威夷的黃昏,美得不像世界。

夕陽西沉,萬丈金光渲染天與海,幾絲捲雲絢爛成彩霞,畫上入夜前最飄逸的伏筆。殘陽碎片散落在海中央,化為片片鱗光,融進太平洋的永恆詩篇,令人想永遠停留在莊嚴寧靜的瞬間。

正當達倫為如此美景感動時,注意到沙灘上的一對人影,他們手牽手緩緩邁著步伐。子夜星眸對上邃雅藍瞳,兩人相視而笑。女子的漆黑長髮在海風中飛散,幸福洋溢的笑容若隱若現。男子停下腳步,趁對方遲疑時忽地轉身,把矮一個頭的女子拉入懷裡。

收緊雙臂,在即將隱沒的殘光中,他靠近她的耳畔低語,但話語輕得被海風吹散。

彷彿此刻,世界只有他們倆;彷彿此刻,他們到得了任何地方。

或許是被身為記者的本能驅使,達倫不禁拿出相機,想把這稍縱即逝永遠存封於底片中……

 

西元一九三八年,世界大戰的星星之火正蓄勢待發,而美日兩國在亞洲和太平洋的爭奪也日漸浮上水面。

三年後,日本陸續占領印度和中國,想將其作為物資供應基地和向南拓展的跳板,更加劇兩國之間的矛盾。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軍為了摧毀美軍在太平洋的勢力,對美國在太平洋最大的海空軍基地珍珠港發動空襲,並以損失二十九架飛機、五艘潛水艦為代價,對其造成死傷三千多人,損失十九艘軍艦的重大傷害。

這便是擁有歷史決定性意義的珍珠港事件,同時也揭開太平洋海戰的序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藻文藝社 的頭像
文藻文藝社

片段驚鴻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