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理應寧靜的下午卻被突如其來的叫罵聲打破。對於難得能出門透氣的白若璇來說,無疑是十分掃興的事。

此時的若璇,身著柳綠色的男版襦裙,手上拿著一把扇子,一身書生打扮,緊蹙的眉頭顯出不耐。正欲起身之際,語帶嘲諷的男聲傳來:「就在下看,依公子的小身板,去了也只是添亂。倒不如好好坐著,同在下一塊看齣好戲。」

聽到這番話,若璇先是一愣,隨即回頭怒目。只見穿著蒼色直裾的男子坐在鄰桌,一手握著酒杯,一手支著頭,正戲謔地笑望自己。

「這麼說來,公子是瞧不起在下囉?」若璇緩步向前,在他面前站定,語氣微挑,笑得一臉燦爛。

這名男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不置可否地聳聳肩,甚至揚了揚手中的酒杯,示意若璇同他喝一杯。這樣的態度無疑是火上加油,讓若璇的怒氣更上一層。明知看他的衣著玉飾,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嘲諷。

「哼!也不知是何許人家才會教出這樣的公子。遇事冷眼旁觀便罷了,可連禮節都沒有……可不好啊。」

空氣瞬間凝止,被她這番話嚇到的不只當事人,連最初起爭執的那兩人也忘了打罵,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望著若璇。不過,眾人很快便回過神來,議論紛紛。

「天啊!這人是誰啊?這麼大的膽子……」

「就是啊,這可是端木家的小公子,端木亦楓啊!」

「也太胡來了……」

看著眼前一臉錯愕的男子,若璇冷笑一聲,轉身欲走。

「站住!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

「沒興趣!倒是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若璇斜睨,試圖甩開那隻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怎料那隻手彷彿黏住一般,怎樣也甩不掉。

「呵,有意思。在下端木亦楓,可有興趣喝一杯?」

在若璇想要拒絕時,亦楓未等答覆就拉著她往二樓雅間走,上樓前還不忘喊句:「小二,再一壺桃花釀。」

被拉到二樓的若璇意圖強行離開。縱使自己和大哥約定的時間未到,若璇仍不願與此人同桌飲酒。就在她準備掙脫時,亦楓的手握得更緊了,讓她想跑也不成。

只聽這位霸道公子悠悠說道:「我端木亦楓約人可從來沒人敢拒絕。」

迫於無奈,若璇只好乖乖坐下,希望自家大哥能早點來解救她。這時她突然想起大哥似乎在離去前留下一名小廝。回頭一看,果然看到他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門口。若璇趕緊使了個眼色,要他快去尋大哥,幸好他還算聰明伶俐,迅速會意過來後便離去。

談話過程中,若璇才知這位被自己羞辱的男子竟是端木知縣最疼愛的幼子。端木知縣為人清廉正直,家族也是書香門第,備受百姓愛戴,眾人對亦楓也是禮讓有加,難怪剛剛自己的行為讓人如此吃驚。不過對於亦楓,若璇也算稍稍改觀。至少為人大方,說話不拐彎抹角,讓她覺得相處起來還算愉快。

只是方才亦楓問起名字時,若璇忘記她正著男裝,差點說出真名,這讓她暗暗一驚。此刻她化名為白若陽,與亦楓交談甚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藻文藝社 的頭像
文藻文藝社

片段驚鴻

文藻文藝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